無意間聽到了當年黃國倫老師為某位立委所做的競選歌曲


近幾年也在特別的場合聽過黃老師的演唱,讓我一在的感動


目前的台灣純在著一種對立、一種仇恨,這讓從事教育工作者的我真


不知該如何教育下一代。


時常聽到學生的口裡陳某某下臺、X馬的XX、這種粗俗的話語,


竟是出自我們未來的主人翁嘴裡,身為老師的我如果出言制止,反而


被扣上泛藍、泛綠的帽子,這與當年共產黨文化大革命有何不同,


這樣的教育是誰錯了?


絕對不是一個、兩個人的責任,可能上到統治者、政客、媒體,


下到學校老師、家中的家人等等,都需要負起責任。


難道台灣就只有藍、綠嗎?


台灣缺乏的是一個出自單純的感動,您有多久沒有感動過了,天光的


歌詞與故事也許能讓您將遺忘的感動給找回來


天 光 _ 歌詞    


             

忍受悲傷的折磨,
走尋希望的光線,
流著甘願的血汗,
仰望喜樂的生命。
咱的青春是一首勇敢的歌,
咱的名惦惦寫在土地的心肝。


天漸漸光,
雲慢慢的散,
悲情的土地,
人在作天在看,
天漸漸光,
愛慢慢的湠,
溫暖的土地,
咱永遠不孤單。


以下故事擷取於黃國倫老師的blog







"天光"這首歌的故事黃國倫音樂事件簿 


1995年我接到一通電話請我幫忙寫一首歌,為一個立委候選人,
因為他的選情不太樂觀...
當下我不太願意,畢竟我不懂也不想涉足政治.
但當我知道他的名字我即毅然答應.

他是施明德

不太了解他,但知道他曾為台灣民主奉獻青春及受苦
那個年代,台灣開始享受民主自由的空氣
直覺為他寫一首歌
也是記錄下台灣這悲情土地的滄桑奮鬥史

那個年代我超級忙碌
也一直無法下筆寫下在我心中近乎神聖感的民主頌歌
終於再不交稿就來不及了

那晚我寫下旋律 從受苦悲情開始低吟
最後進入溫暖希望 的詠唱  一如台灣的命運
歌詞部分由李坤城先生及古秀如小姐共同完成
詞曲完成時已接近破曉
天   光      這首歌終於誕生

那一年施明德順利當選立委
一晚我們相約喝咖啡 他說他想當面向我道謝
我記得我有點激動
因為那一位小時候聽爸媽說的民主前輩就坐在眼前

我們無所不聊
我好奇問他如何度過25年的監牢歲月
他告訴我他其實無怨無悔
心中有愛什麼苦都可以揹

那晚我開了眼界
無法想像生命會有這樣的境界
他說他沒有恨  因為愛的力量才能超越一切
那晚他的眼中真的閃耀著溫柔的光輝
我心中暗暗讚美著上帝的悲憐

那一年他是民進黨黨主席
他推動著與國民黨的和解咖啡
我想我可以理解

往後幾年他會偶而來電
我也參加過幾次他的聚會

時光推移
99年的921 我重新錄下"天光" 為了苦難的災民
台灣哪裡有苦難  哪裡有黑暗
我們就到那裡為他們唱  天光

921發生過後的第二個月
我與春雨樂團到了災區
那裏如同廢墟  死亡剛進行一次黑暗洗禮
天空烏雲密佈  雨下不停
人們正經歷一次最深沉的恐懼
但我永遠不會忘記
當唱到副歌"天漸漸亮  雲慢慢的散..."
災民都從座位起立
大聲與我們唱和

而         天

真的開了 烏雲慢慢散去
我們都感動而泣
在苦難中永遠不要放棄
只要抬頭仰望上帝

十年後的今天
台灣政局多變詭異
但是苦了人民不分藍綠
媒體暴力腐蝕人心
政客動亂無所不用其極
台灣天空慘霧愁雲
人心迷惘不知何從何去

而我又見施主席
號召人民與扁勢不兩立
我看的膽顫心驚
什麼事情非要發動聖戰革命
難道這十年的自由空氣卻讓人更加不平
25年的牢獄卻能使人找到平靜?

我仍想起10年前那一晚施主席的眼神
對照在凱道的今非昔比
或許民主法治真的比極權統治更難學習

協商折衷遠不如浪漫革命來的激情
擁抱制度更比不上被人群簇擁來的令人著迷
媒體法庭總要比三審定讞更有效率.....

哪一個眼神是真正的施主席?
也許都是  也許都不是
或許當時太年輕看不見真相
而人都會變    這是常理

但民主花朵生長不易
稍加摧殘可能就分崩離析
但是苦的還是人民
及台灣我們憂傷的母親

我再次想起了  天光
幾次演唱台下都紅了眼框

也許該把這歌獻給這塊土地
還有每一個緊緊相連的生命共同體

願愛與希望在此地生生不息
願仇恨對立有天可以銷聲匿跡
(我們週遭的朋友不都是有藍有綠)
願民主花朵綻放更加美麗
願每一個台灣人民都福杯滿溢

或許施主席會再聽見這歌
想起10年前的自己....
期望他會珍惜台灣脆弱的和平
也更加珍愛上帝所賜的生命

勇者或許無懼
但仁者才是真正無敵


天佑台灣

    全站熱搜

    Al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